国际跳棋何时能火起来

上海国跳队刘沛(右)卫冕女子64格冠军 金雷 摄

合肥两淮豪生酒店,入口竖起一块超大的跳棋棋盘,黑白两色的棋子落在盘上,智运会国际跳棋赛场的活力和紧张感,扑面而来。赛场里,64格女子卫冕冠军刘沛坐在靠近主席台的棋桌,身后的背包挂着宠物挂件。在直播区,周德邦仍喜欢探着身子下比赛,上届智运会,他为上海赢得100格少年男子冠军。

眼前的场景是那么熟悉,仿佛时光没有流转。但很多事肯定不一样了,从衢州(上届智运会举办地)到合肥,四年里,国际跳棋这个项目、上海的国跳队伍发生了哪些变化?

盼来联赛

首先,是把联赛盼来了。今年8月,首届全国国际跳棋俱乐部联赛在浙江丽水开幕,包括上海棋院队和上海雅弈棋牌队在内的12支队伍获得常规赛资格,随后在山东新泰进行的常规赛中,经过11轮单循环,上海棋院队以18个积分获得第三名,将与其余7支队伍在今年12月进行淘汰赛制的季后赛,争夺首届联赛的冠军。

回顾围棋、象棋等智力运动项目的发展,均是依托联赛,获得可持续发展的推力。国象联赛虽然起步不算早,但也成就了丁立人、谭中怡等著名国手。打造专业队伍,扩大项目的影响力,国象走过的路,年轻的国跳也得走一遍。

选择坚守

第五次参加智运会,刘沛笑称,有时站起来看看,赛场里几乎都是比自己年轻的棋手。因为丈夫顾炜带着上海五子棋队比赛,这段时间,她上幼儿园大班的儿子只能由爷爷奶奶和外婆轮流帮忙照顾,“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我妈的身体也不算硬朗。孩子还听话,有时视频,看看爸爸妈妈在干啥。”今年的几项大赛,刘沛成绩有起伏,临近智运会状态有所提升。刘沛说:“老队员了,出战大赛主要靠自我管理。”

前晚,上海国跳队在智运会揽下2金1银,刘沛和张悠分别卫冕女子64格和100格冠军,阮玮毅摘下男子64格银牌,继续占据着国跳一流棋手的位置,但他们也将目光望向身后,期待有更多年轻同行持续这份事业。自己的比赛刚结束,刘沛就关心起少年组选手王语茗等人的成绩,“昨天还给几个小姑娘疏导了下,她们真的下得很不错。”

平衡学业

国际跳棋很适合青少年,因为易懂、易上手,20分钟孩子就能学会。王语茗主攻的是100格跳棋,“能开发空间想象和计算能力,培养顽强进取的精神。”录完棋谱,王语茗等着队友一同离开。在父母眼里,孩子们在一起训练、比赛,也是相互勉励的成长。在崇明集训时,请假陪同的家长就把队务包干了。这次征战智运会,小选手的家长也都来了,等孩子们进了赛场,几位妈妈立即动身,“去给她们买点奖品,巧克力啥的。”

王语茗在南洋模范初级中学读初二,学业之外,还有钢琴和舞蹈课,语茗妈妈说,孩子从小学就开始学国际跳棋,也取得了成绩,“总想坚持下去。”

框架待破

2009年首届智运会设项至今,国际跳棋的人口不断增加,去年全国国跳特色学校校际联赛启动,吸引235所学校、3万余名学生参加。中国国际跳棋协会组织了两期国少队的集训。截至2020年,国际跳棋项目批准各级裁判员、教练员4000人,辅导员2357人。在上海,青少年精英系列赛、学智会、五棋大联赛、少儿锦标赛、中小学生锦标赛等各类国跳赛事有近20项。去年第17届市运会首次将国跳列入竞赛项目,但要让有才华的青少年棋手坚持下去,国跳还需突破现有的框架。

国际跳棋目前还不是国家体育总局“正式立项”的项目,不少省市国跳运动员的专业编制非常有限,高校没有“推优保送”、也没有“特招”的招生渠道,孩子在升学和下棋不能兼得的两难下,无奈可能割舍后者。

世锦赛亚军泮忆铭轻松收获智运会男子100格冠军。说起今后是否会在数学专业上精进,目前在北京大学数学学院英才班读书的泮忆铭表示还没想那么多,“走一步,看一步吧。”国跳需要更多的明星棋手,更广泛的社会关注。期待这项富有魅力的智力运动,尽快跳出自己的一片天空。特派记者 金雷(本报合肥今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