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 三线皆空,中国女足怎么了?

现如今,中国女足的心态已经完全变了,失去了2022年夺取亚洲杯时的“初心”。

中国女足昨天(1日)晚上在厦门进行的奥预赛女足亚洲区第二阶段12强赛小组赛第二小组的最后一场比赛中,未能像期望的那样拿下韩国队,1比1的结果令中国女足只能排名小组第三,和韩国女足一起无缘晋级下一阶段比赛。这个结果不仅令中国女足今年的三大赛事即世界杯、亚运会和奥预赛呈三大皆空之势,更意味着中国女足在2026年女足亚洲杯赛之前将不会再有任何正式的大赛。中国女足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低谷期和真空期!而导致目前这种结局的原因有很多,最最根本的一点,恐怕就是中国女足的心态已经完全变了,失去了2022年夺取亚洲杯赛时的“初心”,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

杭州亚运会上未能完成任务之后,记者曾明确提出过一点,即在可能的情况下,将所有在海外效力的球员全部都召回。而且还特意提到一点,即“选择信任这些海外球员,回归足球初心、将各种利益之争抛到一边,说不定还置之死地而后生,为中国女足杀出一条血路来!”之所以强调回归足球初心,很重要一点就是我们应该回想2022年亚洲杯赛上为什么能够夺冠这个成功的原因,并将其重新延续下去。

2022年亚洲杯夺冠,不是中国女足的整体实力和水平真的就是亚洲冠军级别的水准了,而是因为在经历了东京奥运会的惨败后,中国女足姑娘们内心憋着一肚子火,都憋着劲想要发泄出来。身为当事人的水指导应该很清楚队伍内部当时的情况,而且也恰恰是利用好这一点,将中国女足重新变成了一支团队,这才使得中国女足能在落后的情况下追平日本女足、并通过互射点球晋级,随后在决赛中半场以0比2落后的情况下,能在下半时逆转并最终以3比2绝杀韩国队!恰恰是因为人心齐,才能令中国女足重新走向巅峰,在时隔16年后问鼎亚洲杯冠军。

由于中国女足夺冠的时机和背景恰恰又是在中国男足遭遇世预赛12强赛失利、特别是客场历史性地输给了越南男足,于是,中国女足夺冠被无形之中夸大甚至神话,也就再正常不过了。一方面女足重夺亚洲冠军着实令人振奋,另一方面中国女足一直是用来“挤兑”中国男足而存在,在男足遭国人再一次唾弃之际,女足夺冠的反差更为强烈。于是,中国女足才被全面捧上天。作为中国女足从上至下对此都应有一个清醒的认知。

但遗憾的是,中国女足在亚洲杯夺冠后,首先就是心态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不管是队员还是教练团队,或多或少都存在着这一情况。身为当事人,或许根本就意识不到自身的这种微妙变化。也正是因为这种心态上的变化,开始导致随后一系列不和谐声音的出现。

譬如,世界杯赛期间,在唐佳丽、肖裕仪两人的使用问题上,之所以会引起外界如此热炒,身为主教练的水庆霞恐怕更清楚个中缘由。不管是负气还是赌气,在随后的亚运会以及刚刚结束的奥预赛上,这两人始终没有再入选中国女足。如今连续失利后,相信外界更会拿此做文章甚至无限放大,不管真相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即身为主帅的水庆霞肯定要为此“背锅”,个别极端者甚至会认定:女足之所以不出线就是主教练有问题!

足球项目的影响力很大,市场又有需求。由于中国男足表现不争气,而中国女足此时又重夺亚洲杯,迎合了市场的需要,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填补了男足的市场空缺。所以,自从女足重夺亚洲杯之后,一个异常明显的变化就是:中国女足的商业活动开始明显多了起来!一个非常能够说明问题的是,中国女足如今的各类赞助商多达17家,创下了中国之队项目设立以来一支球队所获商业赞助之最。

这对于需要社会各界大力支持的女足这项运动而言,当然是一件求之不得好事。时下甚至流传着这样的戏言:目前中国足球正处低谷之时,因男足的声誉不佳各类赞助都选择远离,所以现在的中国足球靠女足的赞助“活着”。这尽管只是一句戏言,但也从一个侧面佐证了中国女足目前在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在中国女足获得赞助无数的同时,女足球员个体也成为商家的追逐者。这当然对女足运动员个体来说,同样也是一件好事。

但是,凡事都是利弊并存。在各种赞助猛增的同时,场外的各种活动无形之中也在增加,而这多少也会影响到球员的心态。这一点,记者今年世界杯赛之前开始跟随女足,就有深刻的感受。最明显的,就是要满足不同赞助商要求的各类所谓专访、独家采访明显增多。相反,正常的采访活动却大大压缩。而大赛期间,通过各种社交媒体与平台所发布的内容,大多数与比赛、训练无关,恐怕也就不奇怪了。当年记者跟随男足南征北战期间所遇到的各种情形,不断地在中国女足身上再现,令记者感触颇深。

中国女排当初在东京奥运会上遭遇历史性败绩,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各种商业活动的干扰。如今的中国女足只不过是再现了那一幕而已。或许,在此番奥预赛失利之后,该是把这层窗户纸捅破的时候了!

更令记者深感意外的是,以往女足参加大赛除了记者和球迷两大群体之外,很少能够见到经纪人、经纪公司的代表或中间人的身影。但是在澳新世界杯期间,这个群体不时地在中国女足驻地出现,而且规模人数不少。以往男足国字号队伍集训比赛时曾经出现过各色经纪人为了各自的利益,相互之间拆台挑拨之类的事情,这个群体在中国女足中又会起到怎样的作用?

假设如果教练也有自己的代理人或经纪人,则会使得情况变得更为复杂。因为多年来在中国男足职业球队中,有些主教练是会“听从”自己的经纪人或代理人的意见,让同一个公司或同一个代理人的球员受到重用,甚至会要求俱乐部为其签下一份好合同;而不是“同一路人”的,可能连加盟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谋得一份好合同了。男足如此,女足是否也会存在这样的情况?我们不得而知。但假如有的话,那恐怕就很耐人寻味了。这也是为什么记者反复强调“回归足球初心、将各种利益之争抛到一边”的原因。

某种程度上,中国女足原本就因为整体实力和水准存在着差距,身处“死亡小组”中出线的难度就很大,而当球队在失去了“初心”时,注定了出线的难度在进一步加大。这从选人、用人等诸多方面就逐步显现出来。坦率地说,女足队员、女足队伍本身就要比男足球员、男足队伍要难带,因为女孩子的心思原本就比男孩子要“细”,稍一不顺就容易出现意外。人心散了,队伍自然不好带了。

当然,女孩踢球原本就不是那么容易,一般情况下,没有人忍心去多批评或指责女足球员,赛后在场外,更是有不少人在女足的大巴离开时高喊“女足加油”。而且,女足姑娘们为了能够取得想要的结果,可以说也是尽心尽力了,每一场比赛都拼到了最后一刻,只是没有能够拼到“点”上。面对如今的三大皆空,如果依然还是在大谈“精神和努力”,而不是直面血淋淋的现实,将诸多原本业已存在的问题继续遮掩下去,恐怕不利于中国女足的重建与发展。在整个过程中,面对现实,如何重新聚拢人心,这是中国女足在进行总结与反思之前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

文|马德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