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冰花”盛放“十四冬”

据新华社呼和浩特2月26日电  (记者魏婧宇、乐文婉、黄耀漫)再次踏上全冬会的赛场,香港花样滑冰队领队叶丹丹感觉熟悉又陌生。19年前,她和搭档孤军奋战“十运会”,获得冰舞第五名,创造了香港花滑的历史;如今她带领6名选手出征“十四冬”花样滑冰公开组比赛,还首次在团体赛中亮相,书写着香港花滑的新故事。

来自香江畔的朵朵“冰花”,在“十四冬”盛放,交织出一段关于热爱、坚持与传承的“花滑奇缘”。

一份突破 一份收获

怀着“要比昨天的自己更好”的心情踏上“十四冬”的冰场,香港队觉得每一天都有惊喜,每场比赛都有收获。

香港队的第一个惊喜,来自团体赛的亮相。“这次团体赛香港队没有双人滑选手,但是时隔多年有了冰舞运动员,上一次香港有冰舞选手,已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叶丹丹说,冰舞组合康然/邹函运在搭档很短时间就有很大进步,他们的努力也给了其他队员很大的激励。

在男单短节目比赛中,香港选手赵向黎的得分比团体赛时高了接近6分,看到分数后,他激动地挥舞双臂,和身旁的叶丹丹击掌拥抱。赵向黎说:“第一次参加这种全国大赛,特别兴奋,也有点紧张,就想把自己做好。”

在女单选手苏怡看来,赛场的氛围给了她力量,这片冰场是她的“福地”。“前两天训练时状态不太好,但是比赛时心情一下就好了,是现场观众的加油让我兴奋起来。”苏怡说,“这次比赛的目标就是战胜自己,我觉得自己做到了。”

虽然香港花滑队没能在“十四冬”上获得奖牌,但是一次次的突破和超越,依旧令他们收获满满。

因为热爱 无悔坚持

香港花滑队既有10后小将,也有年近30岁的老将。不论选手多大年龄、滑哪个项目,谈起花滑时总会提到“热爱”与“坚持”。

“把热爱变成对项目的坚持,我觉得这是我们最大的优点。”叶丹丹说,香港的训练条件有限,很多小选手要离开香港,离开父母,在异地训练,支持他们走下去的就是对项目的热爱。

每一代香港花滑人,都有自己的坚持。“我的坚持是要让所有想滑冰的孩子都能好好滑冰。”叶丹丹说,她的妈妈坚持二十多年,从“花滑妈妈”成为中国香港滑冰联盟主席,在香港开创了地区性比赛。“那时,我还是运动员,一边当运动员,一边帮比赛计分。”

如今叶丹丹已从妈妈手中接过接力棒,成为新一任中国香港滑冰联盟主席。“要继续一步一步走下去,给运动员们提供更多机会,去参加更多比赛。”

香港队的袁立勤、苏怡都是一边做教练,一边坚持着做运动员。“现在的重心主要在教练上,但是每天哪怕只有30分钟(空闲)也会坚持训练,大赛前再集中训练。”男单选手袁立勤说,像他这样从运动员做到教练的香港选手并不少见,他们都希望能带动更多香港孩子走上冰场,感受花滑的魅力。

编织梦想 无限可能

在无冰无雪的香港,花滑为什么能引得这么多人“上头”?

听到这个问题时,叶丹丹先是哈哈大笑道:“可能因为香港特别热,大家都需要乘凉。”随即补充道:“花样滑冰在哪里都会有很多人喜欢,这是一个创造梦想、创造无限可能的项目。”

“花样滑冰在香港一直是热门项目,练花滑的小孩子很多,但是走运动员路线的并不是特别多。”叶丹丹说,“北京冬奥会给大家带来了希望,让大家看到顶级赛事就在身边,孩子们看到了未来的另一种可能性。”

赛后采访时,香港选手既能用粤语回答问题,也能用流利的普通话和记者侃侃而谈。“香港有不少来自内地的花滑教练,我们也送运动员到北京、哈尔滨等地训练,现在运动员们不仅普通话流利,还能说几句东北话。”叶丹丹说。

13岁的女单选手郭幸仪已在哈尔滨训练一年有余,康然/邹函运参加了中国花样滑冰协会与北京舞蹈学院联办的花样滑冰专项人才联合培养项目。“冰舞很需要大环境,正因为在一个很好的训练环境里面,还有很好的队友,康然/邹函运才有了很大的进步。”叶丹丹说。

“因为祖国的支持,我们的冰雪运动发展得越来越好。”叶丹丹说,“香港短道速滑队已经五次参加冬奥会,希望未来花滑队也能踏上冬奥会的赛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