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下梅西的迈阿密国际,究竟是何方神圣?小贝是懂流量的

梅西情定迈阿密,一石激起千层浪。

诚然,在美国足球历史上,无论是当年先后拥有贝利、克鲁伊夫和贝肯鲍尔的纽约宇宙队,还是迎接过贝克汉姆和伊布的洛杉矶银河,都是北美球队与巨星结缘的典范,但迈阿密国际力压梅西的老东家巴萨,与开出史无前例合同的利雅得新月,仍然缔造了大联盟成立至今最耸动的签约。

3年前,迈阿密国际才以新军身份姗姗来迟,尽管在战绩上绝非顶流,但老板贝克汉姆自带的高关注,与多年来高调签约大牌的作风,都让其不时抢占体育版C位。

如今,这支起源时就自带以小博大属性的新贵,再度撬动了整个足球圈。

另类条款,一本万利

提起迈阿密国际的成立,还要从2007年贝克汉姆离开皇马,年仅32岁就远赴北美淘金说起。

在当年的合同条款里,赫然写着一条——未来贝克汉姆可以以2500万美元的准入金,创建一支大联盟球队。

在当时看来,这是一条基本不可能兑现的附加条款。自1996年大联盟正式成立,直至贝克汉姆加盟的2007年,11年间,大联盟球队从创始的10支,仅仅增加到13支;而当时最新加入的多伦多FC,准入金不过1000万美元。

毕竟,哪怕在当时最乐观的大联盟官员眼中,待到贝克汉姆退役转战商界,2500万美元仍是一笔风险远大于收益的投资,何况家大业大的贝克汉姆,未必对成为俱乐部老板格外上心,至多也就是玩票。

然而,大联盟着实低估了自己的吸金能力——16年来,大联盟球队猛增至29支,是初创时的近3倍;转播费用从贝克汉姆退役时的800万美元,猛增至2.5亿美元,10年间涨幅超过了3000%;他退役时整个大联盟的估值,不过是3700万美元,现在呢?5.82亿美元!

联盟成了聚宝盆,准入门槛自然水涨船高。近年来大联盟新军的准入费用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纽约城,1亿美元;奥斯汀、纳什维尔、辛辛那提均为1.5亿美元;圣路易斯,2亿美元;夏洛特,3.25亿美元。

而当年被视作不可能兑现条款的贝克汉姆,创建迈阿密国际,只用了夏洛特FC准入金的零头,就成了大联盟第25支球队。

尽管2500万美元对于贝帅家产只是九牛一毛,但在当老板方面,贝帅显然是认真的,从选址到洽谈再到招商,贝克汉姆筹备了5年之久。

而商业大亨马塞洛·克劳尔(wework老板)、孙正义(软银董事长、总裁)、MMA巨星豪尔赫·马斯及洲际级别资本加持平台gemforex、XBTO等,都加入了迈阿密国际的投资人行列。

此后,贝克汉姆球员时代就精诚协作的阿迪达斯,以及同样不差钱的苹果,相继成为迈阿密国际赞助商。

此次在梅西的签约大战中,并没有许诺梅西最优厚待遇的迈阿密国际胜出,与资方勾勒的商业版图,尤其是梅西家人生活、退役后再就业的规划不无干系。

成立不长,争议不少

在草创阶段,迈阿密国际就把流量经济玩得明明白白。

2018年9月,迈阿密国际发布了球队的正式名字、队服主色调和队徽,他们就此成为大联盟乃至整个北美职业体育圈,唯一一支以粉色为主色调的俱乐部。

然而,真正令迈阿密国际深陷争议的,当属他们的队徽。尽管队徽上引入了迈阿密一带常见的白鹭,并用罗马数字MMXX代表球队创始的2020年,但细看队徽不难发现,无论从形制还是设计,都和国米队徽高度“撞车”。

早在2014年,国际米兰曾向美国专利局注册“国际”为独家品牌名称,但迈阿密国际创立期间,对这一注册提起了上诉,并称国米的“抢注”属于排他性的霸王条款。

双方就这一问题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法庭交锋,迄今为止仍是和稀泥的状态……

而在球队的创建和经营过程中,迈阿密国际也上过大联盟的黑名单。

早在2021年,大联盟就宣布对迈阿密国际及其投资人豪尔赫·马斯、前体育总监保罗·麦克多诺进行处罚,理由是他们在2020年违反了联盟工资帽规定,签下3名球员的薪水超过了161万美元的年薪限制。

细究迈阿密国际进入联盟之初,其实也是一波三折:他们的首场比赛在2020年3月1日打响,0比1小负劲旅洛杉矶FC,表现还算可以,然而随后大联盟就因新冠疫情停摆,他们的首个主场比赛一拖就是近4个月。

生涯踢过无数各类德比的贝克汉姆,更在不遗余力地造势,将同属佛罗里达州的新军奥兰多城视作德比对手,并在过去几年多次发起球迷投票,为这场佛州内战选定德比名字——遗憾的是,迄今也没得出定论,奥兰多城也对此懒得回应。

成绩不够,场外来凑,尽管如今在大联盟惨淡垫底,但这丝毫不影响迈阿密国际全球圈粉——毕竟,贝克汉姆家族的存在就自带流量,而今,现役球员第一人梅西也来投奔,显然是1+1>2。

阵容平庸,球场太小

30岁后的梅西,在巴萨和巴黎都未能率队捧起欧冠,欧洲联赛生涯难言完美谢幕。但迈阿密国际,或许才是他人生迄今最严峻的竞技挑战。

尽管对外估值超过6亿美元,但仅论球员阵容,迈阿密国际全队身价还不到4000万欧元,其中身价最贵的前锋何塞夫·马丁内斯和中卫米勒,身价也不过400万欧元,在东部联盟的垫底表现,实则是他们真实实力的反映。

这也不难理解,为何作为贝克汉姆在曼联的小老弟,曾执教英格兰女足的菲尔·内维尔会在儿童节当天丢了帅位。

当然,如今平庸的阵容,并不意味着迈阿密国际创建以来都靠着贝帅一人吆喝,成立之初,迈阿密国际的阵容,也一度星光熠熠。

就在创建元年的夏天,迈阿密国际从尤文图斯签下了合同到期的法国中场马图伊迪——作为高卢雄鸡捧起2018年世界杯的悍将,31岁的“马退敌”显然还没到养老的年纪,但他的到来并没给球队带来质的提升。

很快,法国中场就因球队违规注册问题深陷麻烦之中,去年1月,他压根没有出现在球队新赛季的报名名单之中,并在年底宣布退役。

另一位为球迷熟知的巨星,则是和梅西同龄、多次携手出战大赛的中锋伊瓜因。

但和马图伊迪一样,转战北美的伊瓜因也未能完成“降维打击”,31场16球的首个赛季只能是勉强及格。

如今,两人都已经退役,这也就意味着,梅西要带领的,是一群在联盟中被“蹂躏”许久,能力和名气都有限的队友。

此外,梅西还要面对生涯迄今最小的主场——球队现在在容量仅有18000人的DRV PNK球场进行比赛,但这座球场并不在迈阿密,而是位于佛罗里达北部的劳德代尔堡。

而作为球队远期的大本营,能容纳2.5万个坐席的迈阿密自由公园球场,最快也要2025年才能竣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