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残运会开幕式侧记:让每个人都有出彩的机会

两个亚运,同样精彩。

今晚,金桂缀满大莲花,光彩照人。杭州,以亚残运会的名义,再次向全亚洲发出诚挚的邀约。

大莲花是一个创造奇迹和孕育希望的地方。这个夜晚,让很多人在这里品尝到了“桂冠”的滋味。

桂冠,也是杭州第4届亚残运会火炬的名字。

暖场活动,我们注意到一群穿着绿色T恤、蓝色背带裤,举着彩色花球,活力满满地在场上跳着啦啦操的队伍。这支队伍叫“圆梦亚运啦啦队”,成立于2020年6月,是来自杭州弯湾托管中心的心智障碍青年。在大莲花跳啦啦操,这是他们的圆梦时刻。

有人说,从技术上来说,他们永远也达不到100分,但是他们的精神面貌、带给人的力量,永远是超越100分!

在开幕式现场,我们看到了多位听障人士参与的表演。国旗入场时,两名听障儿童佩戴人工耳蜗,深情唱响《我的祖国》,以并不完美但足够真切的歌声伴随国旗行进;升国旗、奏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环节,听障人士以手语“演唱”国歌,传达溢于言表的爱国之情;主题歌演唱中,全体表演者,以手语和诵读同时进行的方式,向全亚洲的听障人士表达 “我们一样,为梦闪亮”的主题内涵。

大音希声,歌声、心声、呐喊声,声声走心,声声动情。

同样圆梦大莲花的,还有“刀锋战士”潘俊帆、王广玉君。当他们穿着机械腿,奔跑着跨越整个杭州奥体中心体育场,瞬时震撼全场。

即使翅膀折了,心也要飞翔。

潘俊帆是浙江台州人,35岁那年,他的人生重启,成为“独脚潘”。仅有一条腿,他却从未停止丈量世界的脚步,相继完成戈壁108公里徒步挑战、中国九大地貌徒步走、铁人三项70.3英里、总里程513公里的越野挑战,让腿部截肢者不间断越野世界纪录,从此留下中国人的名字。

相似的命运桎梏之下,王广玉君带着机械腿,跨上机车,重回赛道,人称“独腿骑士”。2021年12月,他还去北京参与了残奥会宣传片的拍摄。意外打破了曾经安稳的生活,可他又开启了自己新一轮的精彩。重新站起来以后,王广玉君更爱笑了,“我穿着义肢去了好多城市,拥有了以前没敢想过的自由,我的世界变得更大了。”

刀刻石开,深痕之下,是坚毅和勇气刻写出熠熠闪光的生命轨迹。

在开幕式现场,我还注意到一个特殊的区域,舞台正下方的轮椅观摩区,都是一些肢残人。这里面,有多位认识的朋友,欧阳胜就是其一。

认识欧阳胜有十多年了。那时,他和高龄父母租住在一间车库,一家人其乐融融。

这些年,看着欧阳胜“一路奔跑”,考取了C5驾照、买了新房、去鲁迅艺术学院深造、参加亚残运会志愿者等,很难想象,他是一个重度残疾人。但是,他却比谁都跑得“快”,跑得“勤”。

轮椅方阵,还有一位肢残人朋友叫王渊鹏。他幼年瘫痪,被迫辍学在家养病,床上一躺就是十多年。他有过颓唐时刻,也有奋勇抗争的毅力。

年过半百再回首,他却对这份缺陷有所感激。“如果没有残疾,我现在可能和村里很多同龄人一样,在开拖拉机,不可能自学书法。”前两天,同事采访他时,他用两个字总结了前半生——活·该,“先活着,再应该。活着,就应该做很多事情。不是要埋怨,而是有努力、有接受、有担当、有奉献,这才是一个完美的人生。”

也有越来越多的残疾人在发光发热。被大家亲切称为“手语姐姐”的毛董莱,在开幕式上也惊艳亮相。她是一位听力障碍者,也是一名手语主持、手语翻译。她用一双舞动的手,为听障者与世界搭起了“无障碍桥梁”。2010年,杭州市残联围绕毛董莱创立了形象IP“手语姐姐”。十多年过去,“手语姐姐”已经从一个人发展到一群人,从一对一线下手语升级到24小时远程线上服务……

时代改变命运,科技弥补了身体的缺憾,夯实了逐梦的信念。在万众瞩目中,火炬手用智能仿生手与桂冠交握,和杭州亚残运会吉祥物“飞飞”一同点燃了主火炬塔。杭州亚残运会赛场内外,处处可见科技对梦想的助力。在火炬传递中,引导视障火炬手蔡琼卉入场的是智能导盲犬机器狗,轻量化助力外骨骼则让火炬手何军权变身“钢铁侠”;在杭州亚残运村,陈列着智能电动轮椅、外骨骼穿戴设备和上下肢康复训练机器人等各类高科技助残设备……

这一晚,奥体中心体育场始终飘荡着阵阵桂花香。舞台上,金桂之花熠熠生辉;舞台外,我们都在摘取各自人生赛道中的桂冠。

“心相约、梦闪耀”是本届亚残运会的主题,也是我们共同的心声。“每个人都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都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

接下里的6天时间,在金桂飘香的杭州,希望所有运动员都尽情享受比赛、追求卓越、实现梦想,唱响自尊、自信、自强、自立的生命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