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卡拉斯德约会师决赛,世界第一之争进入白热化

两个3-0,在德约科维奇和阿尔卡拉斯以同样的比分击败扬辛纳和梅德维德夫之后,2023年的温网男单只剩下最后一场较量。

届时,这两位当今世界上最好的男子网球选手将为“挑战者杯”和世界第一而战。

目前,他们占据着ATP积分榜的头两位:排名第一的西班牙新星积7675分,比他大16岁的塞尔维亚传奇以7595分紧随其后。

这又是一场老天王和新生代之间的对决,在温网的草地上,观众能否看到新一代的崛起?

德约科维奇的纪录还在继续

1987年5月22日出生的德约科维奇已经36岁了,但他的场上表现依然辉煌。从转入职业的那一天起,他的职业生涯已经持续了20年的时间。

2008年,他还是那个首次在墨尔本公园球场举起大满贯冠军的塞尔维亚少年,满脸稚气地相信自己能够成为“未来的世界第一”。如今他不但做到了,而且在创纪录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创历史地拿到23座大满贯男单冠军、完成3圈“全满贯”、第10次获得澳网冠军、以7冠王的身份连续第5年闯入温网决赛……

尽管法网夺冠后德约科维奇一直处于休整状态,没有参加任何草地热身赛,但他对于全英俱乐部的熟悉程度不需要担心。毕竟,他是真的品尝过黑麦草味道的那个人。

过去的6场比赛,他先后击败了阿根廷人佩德罗·卡钦、美国人乔丹·汤普森、老对手暨老朋友瓦林卡、17号种子胡尔卡奇、7号种子卢布列夫,以及8号种子辛纳,总共只在第4场和第5场较量中分别丢掉过一盘。

和辛纳的半决赛发生于当地时间7月14日,本届温网一直被雨水侵扰的全英俱乐部再次关闭了中央球场的顶棚。

首盘比赛刚开场,辛纳就获得了两个破发点,但都被塞尔维亚人逐一化解。此后辛纳的发球局失守,2号种子很快以6比3先下一城。

第二盘第4局,由于在一分尚未结束时出现击球吼叫声过大的情况,德约科维奇遭到主裁的罚分。不过他并没有受到影响,以6比4再下一城。第三盘双方都没能破发,抢七中德约以7比4胜出。

这是塞尔维亚人的大满贯27连胜,同时也是他在全英俱乐部的34连胜,保持着中央球场10年不败的骄人纪录。

伴随着职业生涯第9次闯入温网决赛,只要再赢一场,他就能够实现五连冠,并且追上罗杰·费德勒,共同成为温网“八冠王”。

阿尔卡拉斯第二次跻身大满贯决赛

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不世出的天才,2003年5月5日出生的阿尔卡拉斯,就是当今男子网坛天才人物。

在2022年美网男单决赛击败鲁德之后,他成为了1973年ATP建立积分系统以来最年轻的世界第一。当时,他的ATP排名从第32位直接蹿升到了第1位。

在此之前,他还在2022年的里约热内卢公开赛上成为最年轻的赛会冠军,在2022年迈阿密大师赛上成为第3年轻的赛会冠军。

青少年时期,他拿到了9个巡回赛及以上级赛事冠军,排名历史第6,仅次于比约·博格的17个、纳达尔的16个、马茨·维兰德的14个、鲍里斯·贝克尔的12个和安德烈·阿加西的10个。

2023赛季,这位西班牙少年和德约科维奇的世界第一之争已经呈现白热化趋势,两人几次交换位置,如今更是以前两号种子身份,会师温网男单决赛。

通往决赛的道路上,他先后战胜了查迪、亚历山大、穆勒、贾里、2021年温网亚军贝雷蒂尼、另外一位“00后”天才选手鲁内,以及3号种子梅德维德夫。

和俄罗斯人的半决赛是双方的第3次交手,此前双方各取得一场胜利——2021年温网第二轮,梅德维德夫以3-0轻松获胜,而在2023年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决赛,阿尔卡拉斯则是两盘横扫对手。

首盘比赛,头号种子在第8局完成破发,随后6比3取得开门红。第二盘依然是他率先破发,并在第9局再次兑现破发点,6比3赢下第二盘。

第三盘阿尔卡拉斯继续高歌猛进,开局取得3比0的领先,尽管梅德维德夫拼尽全力两次将局分追平,但还是以3-6丢掉整场比赛。

这是阿尔卡拉斯第三次参加温网,如今他已经成为1968年公开赛时代以来,第4年轻的温网男单决赛球员。

同时这也是阿尔卡拉斯第二次闯入大满贯男单决赛。本赛季,出道时更擅长在硬地及红土作战的西班牙人在女王杯连赢5场夺冠,看上去似乎慢慢找到了在草地上比赛的感觉。

这种超强的“自我进化”能力,让所有人都忍不住赞叹,在这一点上,他似乎已经有一点像即将在决赛中隔网相对的德约科维奇了。

谁会带走冠军奖杯和世界第一?

年轻的对手一波一波像潮水一样涌来,但德约科维奇还在坚持着属于自己的网球。

他喜欢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无论岁月在他的履历表里写下什么数字,也无论时光在他的脸上雕刻下多少皱纹。在伦敦,他第35次闯入大满贯决赛,即将向第24个大满贯冠军发起冲击。

“我永远都只有一个目标,赢得冠军,不管历史如何记录。”他在半决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可能有人会认为我在罗兰·加洛斯夺冠之后会感到放松,因为我成了唯一赢得过23个大满贯冠军的男子球员。不过,并没有。”

他还有更高的追求,更具体地说,他的前面还有费德勒的8个温网冠军,以及比约·博格保持的赛会五连冠。

“压力一直在那里,一直很紧迫。(关键时刻)我还是会起鸡皮疙瘩,感受到神经的紧绷。所以,周日的决赛我会把它当作全新的体验,不希望因为此前有过这样的经历而过于放松。我要保持清醒的紧张感。”

23届大满贯冠军得主严阵以待,另外一边,20岁少年也在努力把自己从半决赛闯关的兴奋中抽离出来,瞄准接下来的决赛。

一个多月前,这对年龄相差16岁的对手在法网半决赛中有过碰面,当时德约科维奇以6-3、5-7、6-1、6-1击败阿尔卡拉斯并最终夺冠。

“对我来说就像是一场梦,能够在这里通过半决赛的较量,有机会去打决赛,我简直不敢相信。”赛后发布会上,他在展望和塞尔维亚人的对决时表示。

“当我开始打球的时候,就梦想过在温网打决赛,现在和诺瓦克交手让它变得更加与众不同。比赛一定会非常困难,但我会努力应战,相信自己能够在这里击败他。我知道从2013年以来他就没有在这里(中央球场)输过球,对我来说这将是一场巨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