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网女单赛场迎来新大满贯冠军 19岁小将带火郑钦文前教练

9月10日,2023美网公开赛女单决赛大幕落下,东道主宠儿、19岁小将高芙面对即将登顶世界第一的白俄罗斯名将萨巴伦卡,在2比6先输一盘的情况下,以6比3和6比2连扳两盘夺得冠军。这是高芙的首个大满贯冠军,她与中国选手郑钦文的前教练佩雷·里巴合作不到半年,就取得了职业生涯最大突破。此外,高芙和佩古拉凭借今年美网的双打八强成绩,登顶女双排名世界第一。

19岁的高芙,是今年美网观众的宠儿和夺冠的最大热门。从2019年迈入职业网坛后,高芙就以出色的成绩,被冠以天才少女的头衔。外界一直猜测,高芙的第一个大满贯头衔何时能够到来。来到2023年美网中心球场,高芙第一次在美网杀入决赛。在球场的球员包厢,一位西班牙教练也在热切地向场内观望,对于佩雷·里巴来说,看着自己执教的选手向大满贯冠军发起冲击,同样是第一次的经历。

高芙无愧天才少女的称号。2004年出生的她,6岁拿起球拍,10岁就拿下全美12岁组女单冠军。2018年橘子碗女单决赛,高芙击败中国新锐郑钦文捧起冠军奖杯。2019年,高芙转型成为职业选手,当年就在林茨站夺取冠军,成为瓦伊迪索娃之后最年轻的WTA冠军。2022年,高芙首次在法网杀入大满贯决赛,最终不敌世界第一斯瓦泰克。

虽然屡屡有上佳表现,高芙却苦恼于自己始终无法在高级别赛事中取得大的突破,今年四月宣布和莫亚诺教练结束合作。高芙在红土赛季短暂搭档知名教头莫拉托格鲁后再度果断分手,此后她将橄榄枝抛向郑钦文的前教练佩雷·里巴,让外界一片哗然。这位此前籍籍无名的西班牙教练,将中国新锐郑钦文带入世界排名前20位的最高排名,但本赛季未能帮助郑钦文在大满贯取得预期成绩后离开团队。高芙与里巴教练的携手,也吸引了中国球迷的关注。

在外界并不看好的目光下,高芙与里巴合作一个月后就擦出火花。高芙先是在8月初的华盛顿赛中拿下职业生涯首个500级别赛冠军,随后在辛辛那提站比赛中,爆冷击败职业生涯最大的苦主、世界第一斯瓦泰克,闯入决赛。此后高芙两盘再胜穆霍娃,首次拿下辛辛那提1000赛冠军。这也是高芙更换教练后,迎来的职业生涯的第二个重大突破。

在评价里巴给高芙带来的改变时,外界普遍认同的是,美国少女的正手进攻能力确实比之前更强了。本次美网,高芙除了一如既往的冷静和强势的防守能力,也有了更好的正手得分能力。这也帮助她一路击败奥斯塔彭科、穆霍娃等强手,如愿晋级美网决赛。

一个不知名的教练,加上两个多月前表现还有些挣扎的高芙,能否创造第三个奇迹?人们都在观望。高芙的决赛对手萨巴伦卡,同样在今年迎来蜕变。在解决了自己的心态问题后,萨巴伦卡在2023赛季的四大满贯都打入了四强,其中在澳网夺冠。本届美网萨巴伦卡与凯斯历经三盘苦战打入了决赛。凭借出色的战绩,萨巴伦卡还终结了斯瓦泰克长达3年的垄断,即将成为新任女子网坛世界第一。

此前高芙和萨巴伦卡交手过5次,萨巴伦卡2胜3负。美网决赛首盘,高芙进入状态较慢,第一局就被萨巴伦卡破发。虽然高芙第四局完成回破,但没能阻挡萨巴伦卡火热的手感。萨巴伦卡一波连赢4局的小高潮,以6比2轻松拿下首盘。第二盘比赛,高芙努力做出改变,在防守的同时加强正手攻势压制对方。她在第四局率先完成破发后,耐心顶住了萨巴伦卡的大力进攻,最终守住破发优势以6比3扳回一盘。

决胜盘高芙延续了之前的成功战术,面对攻势更加火爆的萨巴伦卡,耐心周旋。高芙极高的一发成功率和稳定的底线相持磨掉了萨巴伦卡的耐心。在连续两局完成破发后,比分来到了4比0。危机之下,萨巴伦卡没有放弃,连保带破扳回两局,高芙及时平复心情,等到萨巴伦卡的新一波失误。最终高芙抓住了机会,连赢8分,以6比2拿下全场比赛,在这场三盘鏖战中笑到最后。

全场比赛,高芙发球威胁不如萨巴伦卡,但是她的非受迫性失误只有19个,而萨巴伦卡多达46个,这是高芙夺冠的关键。高芙不但保持了出色的防守,更有犀利的正手进攻,凭借稳定的多拍相持和防守反击能力,击溃了手握强大进攻武器的萨巴伦卡,如愿在美网登顶。

这是高芙在本赛季夺得的第4个单打冠军,也是她职业生涯迄今6个女单桂冠中最重要的一个。高芙成为继2021年的拉杜卡努之后首位,也是美网历史上第12位在20岁前便夺得美网单打冠军的女选手。这是高芙和郑钦文前教练携手不到半年后,拿下的第三个冠军,以及首个大满贯头衔。

在家乡夺冠,在纽约捧起职业生涯首个大满贯奖杯,收获职业生涯最丰厚的300万美元奖金,高芙被一连串的成功砸晕了。赛后她表示,自己直到颁奖这一刻还处在震惊之中。“在几个月前,我还不敢相信有这个能力。我和萨巴伦卡打出不可置信的高质量的比赛。我要感谢我的教练团队,帮助我来到这一高度。”令人羡慕的是,因为良好的磨合和不错的成绩,这个新组合在成立之初就关系融洽。里巴谦和的态度让他与高芙没有经历什么摩擦。两人唯一的障碍,是里巴并不流畅的英语,以至于高芙时常“笑话”里巴的词汇能力。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褚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