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男乒火出圈了!他“反手”一拍打败神经疾病

在此前的乒乓球男团1/4决赛爆冷战胜日本队之后,伊朗男乒火出圈了。

而那位只擅长反手的诺沙迪·阿拉米扬·达龙科拉埃则成了球队里的头号明星和流量担当。

9月25日晚,伊朗男乒在半决赛中没有能够延续奇迹,以0比3的大比分完败于韩国队。但他们时隔65年重新获得乒乓球男团铜牌,已经创造了历史。

在比赛中,这位曾因神经疾病而一度无法握拍的阿拉米扬差点又再次爆冷,将排名比他高出许多的张禹珍逼入第五盘。

“很高兴帮助伊朗乒乓再次得到奖牌,中国球迷都在支持我们,我很开心。”在结束了男团征程之后,31岁的阿拉米扬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还希望在个人项目上走得更远,“希望能够复制上届亚运的铜牌,甚至取得更好的成绩。”

反手天王

尽管在男团半决赛中输给韩国队,但当阿拉米扬出现在混合采访区里,他立刻让等待多时的各国记者迅速举起手机和录音笔。

自从和他的队友们在1/4决赛中爆冷完胜日本男乒之后,阿拉米扬只擅长用反手进攻的“怪异打法”以及背后的故事迅速在社交网络上流传,他自然也就成了记者们最想采访到的人之一。

根据赛事官方给出的资料显示,大约在七年前,阿拉米扬不幸罹患了一种罕见的神经疾病,据报道,这种神经疾病的发病率约是千分之一。

“我的左手出现了问题,甚至无法握拍。”阿拉米扬的英文并不好,他用波斯语讲述着自己的故事,然后让他的教练贾米勒再用英文翻译给现场的记者。

“然后教练就为我设计了一套特殊的训练方案,主要就是强化我的反手,然后能够让我的手动起来更轻松,而且要让我在正手位的位置也可以用反手打球。”

阿拉米扬自己说,“最开始我只能用反手打球的时候,这令我很沮丧。”而为了适应这样的打法留在国际赛场上,阿拉米扬必须更快地判断球的走向,然后需要更频繁地移动到对手的球路上,这让他在过去几年的适应过程中,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但也正是因为他的坚持和执着,他甚至将这种专攻反手的打法变成了自己的“秘密武器”。

就在半决赛中对阵排名比他高出许多的韩国球员张禹珍时,他总是能用一个反手直球突然打破平衡,让对手无所适从。就在这些瞬间,现场的中国球迷都会报以热烈的欢呼。

当他无奈被逼入正手最终丢分时,现场的观众也都会不约而同地发出叹息,然后继续为他送上鼓励。

最终,阿拉米扬以2比3的总比分输掉了第二轮,当他用手撑着球台低头懊恼,全场的观众还是献上了鼓励的掌声——那场比赛,他仿佛将杭州的拱墅运河体育公园体育馆变成了自己的主场。

“现场的中国球迷真的让我很感动。”赛后,阿拉米扬也特意感谢了球迷的支持,“当我上场时,他们的鼓励给了我很大的动力。”

带动伊朗乒乓发展

事实上,当阿拉米扬在几年前克服了神经疾病重回赛场之后,他的反手打法让不少对手无所适从,甚至被国际乒联称为“反手球员”,而他反手进攻配合左右手交替的打法,也帮助他赢下了不少大赛。

在上届亚运会上,他就击败了不少排名比他高的对手,为伊朗夺得了一枚乒乓球男单铜牌,那是伊朗队52年来在亚运会乒乓球项目上获得的第一枚个人奖牌。

到了2022年亚洲杯,他甚至曾经击败过世界排名第七的中国选手林高远。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越来越多人开始知道阿拉米扬的故事,也因为他的努力而动容。直到这次亚运会在杭州举行,阿拉米扬又因为爆冷击败了中国的“头号对手”日本男乒而声名大噪。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伊朗乒乓球在上届亚运会上的突破,乒乓球这个项目在伊朗国内变得越来越流行。

“目前在伊朗大概有31000名注册球员,这已经算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

伊朗男乒的主教练贾米勒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乒乓球已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和认可,教练员们也有了更好的就业环境,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在伊朗很多教练都有自己的私人训练场地甚至是俱乐部,他们都一直在努力培养年轻球员。”

在贾米勒教练看来,他们在杭州为伊朗乒乓球创造的“历史性时刻”,能够让更多伊朗人开始关注到乒乓球,这其中也有阿拉米扬的功劳。

而在3年前,阿拉米杨也因为他的“反手球员”的特点,远赴法国联赛打球,在更好的职业环境里锻炼自己的能力。

“上一届亚运会,我拿了个人的铜牌,现在我有机会复制上次的荣誉和成绩。”在帮助伊朗乒乓球男团改写个人历史之后,阿拉米扬就要开始为接下来的个人赛事做准备,“我相信,我甚至可以比上次表现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