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验训练成果 积累大赛经验(亚运纵横)

中国体育代表团攀岩、霹雳舞、滑板项目参赛选手表现广受关注——

检验训练成果 积累大赛经验(亚运纵横)

10月6日,杭州亚运会霹雳舞项目在拱墅运河体育公园体育馆拉开帷幕,4名中国体育代表团选手均凭借出色的发挥晋级淘汰赛。作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新增项目,这是霹雳舞在亚运会上首次亮相,受到广泛关注。

攀岩、霹雳舞、滑板是近两届奥运会的新增大项,也是杭州亚运会正式竞赛项目,体现了国际奥委会和亚奥理事会拥抱年轻一代和潮流文化的积极尝试。这些项目的中国体育代表团年轻选手在杭州亚运会上检验训练成果、积累大赛经验,在赛场上绽放青春风采。

攀岩:展现力与美

在绍兴柯桥羊山攀岩中心,速度攀岩赛会纪录频频刷新;在两项全能项目上,选手们展现的力与美令人赞叹。

速度攀岩是中国队的优势项目,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中国攀岩队收获的2银3铜均来自速度项目。在今年8月进行的世锦赛上,龙金宝为中国攀岩队拿到首个巴黎奥运会参赛资格。本届杭州亚运会,中国攀岩队在4个速度项目上获得2金2银。

“队员们表现非常棒,中国攀岩在速度项目上已经形成一定的整体优势。”中国攀岩队速度组主教练钟齐鑫表示,通过和强队过招,队伍更加明确了训练目标。

速度项目对选手的爆发力要求较高,两项全能项目则是对选手脑力和体力的双重考验。该项目包括攀石和难度比赛,选手需要临场解读新线路,并综合运用攀爬技术完成比赛。

中国攀岩队派出男选手潘愚非、黄锦彬,以及女选手骆知鹭、张悦彤参加两项全能比赛。在10月6日进行的男子个人两项全能决赛中,潘愚非在攀石赛中位次并不理想,最终凭借在难度项目上的出色发挥获得铜牌。女子组方面,骆知鹭和张悦彤在预赛中发挥出色,双双晋级半决赛。“我觉得自己在难度项目上的能力有提升,希望能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取得好成绩。”骆知鹭说。

霹雳舞:舞出“中国风”

在霹雳舞项目的首个比赛日,伴随着动感十足的旋律,选手们做出空翻、倒立旋转、定格等各种动作,观众频频喝彩。

霹雳舞在上世纪80年代就风靡全球,但在亚运赛场,这个项目还很“年轻”。2020年,国际奥委会将霹雳舞增设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比赛项目。同年,亚奥理事会宣布霹雳舞成为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霹雳舞的英文名称有“突破”的含义,对今年1月刚刚成立的中国霹雳舞国家队而言,本届亚运会也是一次“突破之旅”。刘清漪、曾莹莹组成的女队和商小宇、亓祥宇组成的男队,将力争佳绩。

在10月6日进行的资格赛和小组赛中,18岁的刘清漪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她从10岁开始学习霹雳舞,近两年在国际大赛中屡创佳绩。18岁的亓祥宇有武术功底,会在套路动作中融入一些中国武术元素。

“我们一方面聘请高水平外教团队,让队员接触纯粹的霹雳舞文化和技术;另一方面,在融入中国元素方面下功夫,努力打造霹雳舞的‘中国风’。”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会长尹国臣说。

滑板:呈现青春活力

和攀岩、霹雳舞一样,滑板项目在青少年群体中人气很高。本届亚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滑板项目的参赛选手几乎都是00后。

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滑板作为正式比赛项目首次亮相,中国体育代表团在女子碗池项目上收获一枚铜牌。东京奥运会上,滑板首次登上奥运舞台,中国体育代表团小将曾文蕙在女子街式项目中取得第六名。在杭州亚运会男、女碗池和街式4个小项中,中国队收获3金2银2铜。

从街头舞台到国际大赛,滑板让世界看到年轻人的风采。

在男子街式决赛中,16岁的中国体育代表团选手张杰首轮比分并不占优,但他在大绝招比拼阶段不断冲击高难度动作,在一众强手中脱颖而出。

作为中国体育代表团最年轻的运动员,13岁的崔宸曦在女子街式决赛中勇夺金牌。“家人和教练都对我说尽力就好,但我很想拿冠军,这是我参加的所有比赛里最自信的一场。”崔宸曦说。

赛场上的突破,离不开灵活的人才培养机制。“滑板在我国还是一个新兴项目,最早主要通过社会力量参与和省市共建进行备赛,后期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参与备赛保障工作,充分调动了各方优势资源。”中国轮滑协会秘书长魏勇说,我国滑板项目同世界顶级水平仍有差距,“接下来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力争巴黎奥运会参赛资格。”